依然不放弃?美国突然宣布,华为猜对了!

财经 · 2020-05-25 18:45:03

美国突然宣布

想必大家克日来已经相识到,美国商务部最近不停出台新的措施,不仅加大了对华为的打压力度,同时也扩大了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打压规模,又有33家中国实体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到实体清单,对华为的打压也再次升级到芯片的生产环节。

其实通过美国一系列的行动来看,基本上就是以华为作为起点,例如首先制造华为的谣言,引出美国所谓的国家宁静的捏词,进而继续以国家宁静为捏词扩大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的规模。

而受到打压的中国高科技企业,无一破例的都是在某个领域,准确的说,是当下以及未来的主要高科技领域,会对美国企业形成强大竞争力的企业,因此名义上虽是所谓的国家宁静,给自己找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实则是通过司法手段对中国高科技企业实行的霸权行径。

而这一切的起点,就是5G。而美国为了掩饰自己在5G上的落伍,甚至用6G来看成遮羞布,号称美国在6G技术上实现了领先,但任正非已经明确表现,华为在6G上也是领先的,而且在5G上领先其他国家一两年。

其实任正非的说法还是谦虚了,我国少将金一南明确指出,华为的5G技术领先美国三年,领先欧洲四五年。而就在克日,美国也确实开始在6G方面异常努力,尤其是美国最重要的电信尺度组织之一ATIS尤甚。

其中ATIS首席执行官Susan Miller在接受采访中突然宣布,让我们看到了其邪恶的目的,Susan Miller表现:如果美国真的要保持自身的向导职位,就必须以一种新的方式接纳行动,可能存在与市场需求相关的区域化。

这段话虽然只有简朴两三句,而且外貌上似乎并没有说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但放在6G的语境中,很显然,美国是要这么干。

依然不放弃?华为猜对了!

如果从外貌上来明白,那么一个浅显的效果就是,美国寄希望于6G,计划要在6G时代实现向导职位,但什么是一种新的方式接纳行动,什么又是与市场需求相关的区域化呢?

首先要提出的,就是以美国为主导建立的OPEN RAN同盟组织。该同盟大部门成员为美国企业,该组织的执行董事也是前美国国家电信和信息治理局署理行政主座Diane Rinaldo,那么建立它的目的是什么呢?

现在来看,美国建立OPEN RAN同盟的目的已经越来越清晰,大致可以可以到达这样几个目的:

1、OPEN RAN同盟旨在让RAN,也就是无线接入网开放,在该市场,一直是传统电信设备提供商提供解决方案,通过接纳ASIC专用芯片和搭配的软件,使得无线接入网得以高效运行,例如我们常说的基站就是属于无线接入网。

而RAN开放,无疑首先就打破了传统电信设备提供商的优势,例如华为、诺基亚、爱立信等皆是如此,RAN开放的效果,是让软硬件解耦,简朴来说,就是硬件可以实现模块化,软件可以开源,这样做美国有什么利益吗?

利益固然有,而且许多,首先可以击毁华为等厂商的固有优势,而软硬件解耦,对美国公司最为有利,例如英特尔的芯片可以轰轰烈烈地进入RAN市场,上面我们提到,现在的RAN市场为了产物做到最优的效果,主要接纳ASIC等定制化芯片,而英特尔的芯片为通用芯片,很显然,美国无疑是给英特尔又开通了一个全新的市场,从盘算机、服务器领域,再进入到了无线接入网,而这种情况在软件领域同样如此。

所以这第一个目的,就是打压华为等传统设备提供商,同时生长美国本土的芯片和软件开发商。

2、现在在RAN市场,我们也提到,主要集中在传统电信设备商手里,例如华为、诺基亚、爱立信、中兴,而放眼全球的电信市场,美国思科排名第五,但思科之前明确表现不会进入无线网市场,为什么呢?

很显然,这个市场的门槛太高了,以华为为首的各大电信设备提供商,都有自己的一套解决方案,接纳的是各自的定制化专用芯片,只管思科是一家全球通信巨头,建立了也有近四十年,也是在全球排名仅次于传统四大电信设备提供商的企业,但却依然对RAN市场心存忌惮。

而OPEN RAN同盟的建立,无疑可以让思科大肆进入RAN市场,将RAN市场的门槛大幅度降低,更为主要的是,我们知道,美国是没有自己的无线设备提供商的,而美国之前也游说思科进入该市场,现在来看,OPEN RAN同盟无疑为思科扫清了障碍。

3、想必大家也相识,在5G之前,美国是无线通信领域的向导者,为什么这么说呢?这还是要从尺度说起,在无线通信技术的最初阶段,尺度有八个之多,这么多的尺度,并倒霉于工业的生长,所以在3G时代,通信尺度就缩减为了三个。

这三个划分是W-CDMA、CDMA2000和TD-SCDMA,可以看到,这三个尺度都有CDMA,CDMA其实就是码分多址技术,该技术泉源于1989年的美国高通。看到这里想必大家也都明确了,为什么高通在通信市场如此强势,为何美国之前在通信上会占据向导职位。

而现在5G时代的技术,华为已然成为向导者,但OPEN RAN同盟,就让美国在RAN领域建立了一个大尺度之下的小尺度,上面我们提到,该组织是美国为主导,这是一种全新的RAN“尺度”,因此借此方式,美国就可以在自己最为单薄的RAN领域重新拿回一些主导权。

4、其实该组织的建立,最大的一个目的,还是6G。上文提到,Susan Miller要实现一种“市场需求相关的区域化”,什么是市场需求,它就是6G尺度,没有尺度,市场无法举行,而区域化,就是美国的6G尺度。

然而美国要想生长自己的6G尺度,需要工业界的支持才行,而我们也知道,RAN是美国的弱项,如果要让传统电信设备商,如诺基亚、爱立信来支持美国的6G尺度,去单独设计一套解决方案,这个成本可想而知。

而通过OPEN RAN,让RAN软硬件解耦,我们已经提到,可以大幅降低门槛,简朴来说,就是大幅的降低成本和风险,况且在底层的芯片上,另有其本国英特尔来支撑,在RAN设备上,也会有思科作为支撑,那么生长美国的6G尺度另有什么难度呢?

所以综合来看,所谓的“新的方式行动”,OPEN RAN显然就是其中之一,“与市场需求相关的区域化”,就是建设属于美国自己的6G尺度,虽然Susan Miller尽力制止“碎片化”一词,但显然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只管这并非是一个最优的解决方案,但起码可以令美国接受。

碎片化是违背通信工业的生长趋势的,例如5G就是首次实现了全球尺度统一,不仅如此,在固网通信上,中国以及欧洲也在生长F5G,目的也是统一尺度,但依然看不到美国的身影。

所以美国依然没有放弃主导通信领域,克日华为余承东就表现,美国的真实目的就是实现科技霸权,通过以上我们的分析,很显然余承东猜对了,然而为达此目的,美国不惜放慢全球的通信工业生长速度。

就拿芯片来说,英特尔的X86芯片为通用芯片,这种芯片可以实现软件的编程,但缺点是与专用芯片相比性能低下,例如华为研发的Atlas900训练集群,虽然只接纳了1024颗昇腾910芯片,可是算力相当于50万台PC,以此为例来对比的话,那么专用芯片的能力是通用芯片的约500倍。

写在最后

看到这里,想必大家也都看到,美国已经无法在5G技术上实现追赶甚至逾越,所以就“打翻牌桌”,甚至修改“玩牌的规则”,目的很简朴,就是要做到美国说了算,而我们“玩得好”,就诬陷我们“作弊”,还游说其他小同伴不要再跟我们玩。

之前任正非就说过,美国不用华为,它们的5G会落伍,而现在来看,美国逆工业局势的强推行为,也势必会在6G时代落伍,而6G时代,可以说是人工智能、物联网等真正全面发作的时代,通信技术依然是基础。

例如无人驾驶,没有超低延迟的网络,是无法实现的,另有万物互联,没有超广毗连作为底层技术也是无法实现的,试问全球通力互助推行的尺度和美国单独推出的尺度,哪个会更先进和优势,况且美国现在还处在技术落伍的情况下,还妄想“独霸武林”,用一句盛行的话说就是:理想很丰满。对此大家怎么看呢?


华为 美国_科技 电信设备 芯片 openran 专用芯片

文章推荐:

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工程,被美列实体清单,网友:货真价实好大学

依然不放弃?美国突然宣布,华为猜对了!

房贷20年 还是 房贷30年 该怎么选?到底哪个更划算?

为啥争抢首席经济学家?研究实力成中小券商逆袭捷径

王健林投400亿打造青花瓷万达,开始:好震撼,最后:一堆乱放的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