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撕裂、分歧加剧,“欧洲苏醒计划”举步维艰

财经 · 2020-06-01 22:42:23

作者:时代财经 刘沐轩

在上周德国和法国抛开分歧,提议欧盟筹集5000亿欧元作为无偿援助款资助受疫情影响严重地域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此基础上,于当地时间5月27日提议设立7500亿欧元的一揽子"欧洲苏醒计划"。

5月27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欧洲议会全体集会上举行讲话。(图片泉源:法新社)

受此提振,欧元和欧股均泛起上涨, 欧元兑美元上涨0.03%,而欧元区股票指数收盘上涨1.1%,泛欧STOXX 600指数收盘上涨0.2%。

值得注意的是,该计划仍需获得欧盟所有成员国的支持,而各国对援助款和贷款的争论则成为了焦点。据路透社报道,该计划将包罗5000亿欧元的援助款和2500亿欧元的贷款。

只管欧盟和欧洲央行不停强调“欧洲应该配合面临危机”,但奥地利、荷兰、丹麦和瑞典四国仍公然表现阻挡提供无偿的援助款。内部的分歧可能将导致该计划的详细执行举步维艰。

对此,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赵俊杰在5月28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现,振兴经济是欧洲的当务之急,而法、德作为欧盟的轴心,提出用无偿援助款来纾困欧洲经济是一定的战略选择,可以借机笼络中东欧国家。

但赵俊杰也强调,欧盟不是铁板一块,27个成员海内泛起分歧并不奇怪,而历史也证明晰欧盟具有化抒难机的能力。“本着和为贵的原则,相信欧盟最终还是能够最终解决这次危机,但难度要比20年前横跨不少。”

欧洲人的信心已被撕裂

在已往的两个月中,新冠疫情的暴发在全球规模内引发了广泛的经济衰退,而各国政府也不得不在降低收入、提高医疗保健和社会支出的同时,启动大规模的财政刺激计划。

与此同时,一场新的全球公共债务危机也正在酝酿中,而曾经在9年前上演过主权债务危机的欧洲尤其值得关注。

凭据《经济学人》智库在当地时间5月27日公布的最新陈诉显示,受疫情的影响,今年全球公共债务水平将急剧上升。

陈诉指出,大多数蓬勃国家的政府似乎已经得出结论,即更高的公共支出会导致公共债务水平的增加,但这都要比疫情造成的“生产力广泛破坏”要好。

只管部门资产欠债表较为稳定的国家,应该能够在短期内治理归还高额公共债务的成本,但《经济学人》智库强调,许多政府最终将不得不面临债务聚集的严重结果。

以西班牙和意大利为例,这两个国家都受到了疫情的严重影响,其原来就很懦弱的财政状况也使得他们越发难以为继。

陈诉称:“虽然欧洲央行迅速接纳了行动,可是这难以填补南欧各国长年以来高额的公共债务、人口老龄化和连续的财政赤字。其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债务危机都将在金融市场上造成庞大动荡,将危机迅速伸张到全球。”

而新的7500亿欧元一揽子计划一旦通过,将在一定水平上降低欧债危机重演的风险。

对此,摩根士丹利认为,该计划意味着投资者将更有信心向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欠债国放贷。“这将减轻欧洲南部经济低迷带来的风险,并增加欧洲同步苏醒的可能性。”

但另一方面,想要27个成员国告竣共识可并不容易,该提议一旦陷入僵局,欧盟就只能另寻出路。

对于欧洲债务危机,金融大鳄索罗斯此前曾表现,欧盟若不刊行无期债券来资助意大利等较弱势的成员国,可能将面临破裂。“由于德国等主要国家的公债收益率已经是负值,永久债券将纾解整个欧洲的预算紧缩问题。”

而对此,赵俊杰认为,无期债券确实是一种可能的措施,但短期内未必能够起效,前景也有待商榷。

“虽然无期债券的条件听起来十分诱人,但疫情已经撕裂了欧洲人的信心。在工业链、消费者信心等方方面面都受到严重攻击的配景下,大多数人充其量也只是保住事情,能去购置债券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恒久经济增长乏力

虽然欧盟委员会为了弥合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分歧,已经同时采取了援助款和贷款两种方式,但奥地利、荷兰、丹麦和瑞典四国仍然阻挡提供无偿援助款。他们甚至表现,纵然是贷款,也应附加上例如“答应革新财政框架”和“遵守法治”等条件。

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推特中透露,欧盟各国向导人将在6月19日举行的下一次峰会上,讨论该7500亿欧元提案和欧盟的下一个1.1万亿欧元七年预算修订案。

据德新社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直言,她不认为欧洲各国向导人会在6月的集会上批准该提案,并认为谈判将不会轻松。

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发作后,包罗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在内的多个欧洲国家曾经推动刊行一种将多国债务合并在一起的“疫情债券”,但受到德国、荷兰和奥地利等国的强烈阻挡。后者认为,将本国财政与公共债务很高的国家联系起来,对他们本国的纳税人来说风险太高。

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在5月18日通过视频与媒体攀谈。(图源:CNBC)

但德国在上周转变了态度,与法国一同牵头提议用无偿援助款来分管经济难题国的债务风险。

即便如此,奥地利、荷兰、丹麦和瑞典四国也没有转变阻挡的态度。对此,赵俊杰解释道,阻挡无偿援助的四国会思量到,纵然提议通过,援助款资助经济难题的国家渡过了难关,他们也只会谢谢牵头的德法两国,而不会谢谢四国。

“引发这些分歧的基础原因是欧洲恒久的经济增长乏力。”赵俊杰指出,就算没有这次疫情,在受到英国脱欧和灾黎问题的打击后,整个欧洲的资本主义社会早已泛起了问题,极右翼的民粹主义徐徐得势,而传统的建制派也拿不出良策。尤其是在这次疫情的打击下,普通人只想要保住自己的事情,而各国也更多地思量本国的利益,因此也就更不愿意为其他国家的难题“买单”。

而疫情使得欧洲经济变得更糟,也就给欧盟内部门歧的扩大提供了土壤。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在5月27日称,欧元区经济今年可能会萎缩8%至12%。

与此同时,纵然是欧洲经济的“领头羊”,德国自己也存在不少问题。

据彭博社报道,默克尔执政以来,虽然德国经济小有结果的,但生长缓慢,近10年来物价和人为险些稳定,这导致年轻人对政府很不满,认为默克尔政府过于守旧。

对于欧洲经济的苏醒,赵俊杰指出,欧洲自产自销的潜力已经开发殆尽,但许多国家在心态上又不愿接受新兴经济体的投资和开发,好比“一带一路”倡议。“尤其是在新一轮的科技浪潮中,欧盟与中美日的差距正在加大,好比在5G技术上,欧洲拿不出‘干货’。”

虽然德国在这方面很早就打出了互联网+制造业的“组合拳”,但赵俊杰指出,欧洲其他国家难以跟上,这会使得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差距加剧,分歧进一步扩大。


欧盟_财经 欧洲_财经 德国_财经 欧洲经济

文章推荐:

X音里评论区里这些金句妙手,可要比内容悦目多了,哈哈笑岔气了

美国退出世卫组织美股跳水收跌 中概股蘑菇街逆市暴涨104.8%

90天首富的消灭之路:从空手起家到1600亿,跌落神坛只用20分钟

上半年228家房企破产 中小房企“洗牌”信号显着

环京松绑第一枪!河北怀来县废止住房限购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