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稻地村“95后”护士 主动请战支援武汉仍在坚守

热点 · 2020-03-27 07:27:53

新京报讯(记者 曹晶瑞 通讯员 岳清禹)崔俊,1995年出生于平谷区夏各庄镇稻地村,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第三批到华中科技大学隶属同济医院支援抗“疫”的一名护士。2月7日,抵达武汉,至今仍坚守一线。崔俊照顾护士的是中法新城院区的重症患者,天天事情强度很大。有一天,她因为生理期不适和低血糖原因,在病房晕已往,被同事扶着走出病区。稍微恢复后,她却说:“真的好沮丧,浪费了一身防护服,没有让它发挥大作用。”她深知物资的重要,忍不住自责地哭了。

崔俊为抗击疫情加油。受访者供图

主动报名支援武汉

1月22日,北大第一医院挑选赴武汉支援抗“疫”的护士,护士长首先在当月应急梯队里选,崔俊没在梯队里。她给向导发微信:“我没完婚,没有孩子,家里人也都支持,请报上我的名字。”

医院先从呼吸监护室、重症科、熏染科和急诊科等几个对口的科室优先选派支援气力。崔俊属于血液科,排得比力靠后。医院的第一批支援队伍,在大年头一出发,她报了名但没选上,直到第三批才轮到。

崔俊从小在奶奶身边长大,头两次报名不敢跟奶奶说,怕老人吃不下饭,睡欠好觉,只是跟怙恃商量了一下,第三次终于被选上,没想到奶奶说:“我都猜到了,你当护士就应该负担起这份责任。应该去,家里不用担忧。”

2月7日破晓5点,科室向导派车来家里接她,男友也随着一起送到医院门口。送别时,男友说:“等你平安回来,我会给你个惊喜。”

第一天上班挺激动

到了武汉,坐在大巴车上,车上全是消毒液的味道,司机师傅穿着防护服,戴着手套。看不到街上行人,空城的武汉让崔俊连忙紧张了起来。

2月10日,崔俊第一次进入病房,进入病区前,她穿防护服花了半个多小时。第一次没有履历,进入病区后护目镜起雾。给患者发口服药时,看不清名单上的字,只能上下左右地找相对清晰的视角看,再一一询问患者的名字来核对。

崔俊为病人准备药品。受访者供图

崔俊和心外科一位很有资历的护士搭班,从35床管到56床,卖力的许多患者用上了无创呼吸机。印象最深的是55床和56床,是一对年轻伉俪,伉俪俩情感特别好,每次测生命体征,无论先给谁测,另一方都市很紧张,不停地问怎么样?幸运的是,经由治疗他们已经康复出院了。

患者里有一位88岁老奶奶,她一看到护士进入病房就要拥抱,崔俊赶快让她躺下:“奶奶,现在还不能抱,等您病好了再抱。”奶奶竖起大拇指,快速地说着方言,大意应该是谢谢的话。许多患者都这样,一直在谢谢她们。第一天下班后,崔俊还挺激动,没以为很累。

忙碌与感动

2月13日,崔俊开始从破晓1点到5点上班。当天发现许多患者都上了呼吸机,都是症状比力重的七八十岁的暮年人。一位有点胖的老奶奶正处于病危状态,意识不清。护士们担忧排泄物停留时间长,容易造成熏染,4小我私家差不多花了半个小时才换掉床单,又给她穿上纸尿裤。

4个小时的班需要很强的耐受力,尤其是帮奶奶换完床单后,热出了一身汗。崔俊戴着三层手套,每层都把里边的衣服勒得特别紧,加上牢牢缠着的胶带,下班后发现双手供血不足,发鹤发胀;手腕上、脸上也泛起了深深的勒痕。回到旅店洗完澡,1个多小时后,勒痕都没下去。那天,她一下子睡了12个小时。

到武汉之后,她天天给家人打电话或发微信,省得怙恃担忧;也会在事情群里报平安,让向导放心。有天晚上,天气很好,护士们重新领了一批防护物资。在领物资的园地上,崔俊看到有人用巧克力摆了一个“医院加油”的爱心造型。厥后,这个爱心图片在微信群里热传,收获许多好评。那天恰好雨过天晴,特别振奋人心。

崔俊为患者治疗。受访者供图

2月15日,武汉下大雪,在病房里事情感受很冷,但为了空气清洁,事情区域窗户全开着,为防止病毒扩散中央空调也不能开。开始时,护士们的手冻到给患者扎针时都不会回弯,但穿着防护服进入病区事情一圈,又会满身大汗,大风一吹感受更冷。

下班回到旅店,因为人太多热水供应不稳,崔俊洗了个凉水澡。那天,她在事情群里看到一个视频,是北京的同事、朋侪另有家人配合录的,也有血液科的病友。其中,一个一岁半的小朋侪刚做完骨髓移植,在视频里用萌萌的声音送祝福。这个视频她刷了好几遍,每一遍都感动地掉眼泪。

中途想家差点瓦解

天天面临危重患者,第一批来支援的队员,已经一个多月了还没撤。崔俊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开始想家。虽然厨师换着名堂做饭,但她心情很紧张,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一想到要用饭,便恶心吐逆。

2月19日那天晚饭,她只吃了一个橙子,喝了一点清水。跟家里人打电话一直哭,整小我私家很瓦解。可能是因为患者病情比力重,天天事情袒露的风险很高,自己很畏惧。奶奶在家乡也生病了,她给奶奶打电话,她哭,奶奶也哭。

哭过以后,崔俊以为自己必须努力起来,就到健身房跑了三公里。厥后,天天都练练瑜伽,平复情绪鼓舞斗志。有一天夜里,有位患者一直在按铃,有些躁动,不会配合呼吸机,越是着急,氧饱和度就越往下掉,患者一直在喘息,氧气也进不去。崔俊教他用鼻子深呼吸,吸到不能再吸了,再用嘴逐步地呼出来。就这样一次次地,患者的呼吸频率逐步降下来,人也平静了。

从2月21日开始,轻症患者转到方舱或者出院后,崔俊所在的医院收治病危患者。46个病患中,可能有40个是需要上呼吸机的。像方舱那样比力轻松的气氛,她们感受不到。

有一位70多岁的爷爷以为自己病情很重,怕过不了这一关,他基本靠嘴来呼吸,呼吸机的风把嘴唇吹得干裂,鼻腔也很干燥,崔俊只能用石蜡油帮他涂上,逐步宽慰。两天后,老人没有闯过死神关。“你用尽了所有能想到的措施,还是救不回来。这种无能为力的感受,很瓦解。”崔俊说。

温暖与希望

3月初,医院重症患者淘汰了许多,但仍不能掉以轻心。一次夜班,她给所有患者测完血糖后,再去1床看看,发现患者躁动,呼吸机面罩松动,心率才40多,血氧饱和度也显示不出,她赶快丈量血压,看到收缩压60多mmHg、舒张压20多mmHg,就立刻按下呼叫器,和医生一起抢救。她的手一直按着谁人面罩,呼叫患者,医生迅速接纳措施升高血压,约莫半个多小时后,患者生命体征逐步显示正常……

4个小时的班,护士们基本上一直在走,很少能停下来过,因为总有人需要照顾。有一次,35床的奶奶需要纸尿裤、卫生纸和湿巾,给其眷属打电话,可眷属说全家人都在住院,于是,崔俊从自己的物资里匀出来一点。今后,每次上班,她都从房间拿些吸管、纸尿裤、湿巾之类的到病区给患者备着。

崔俊(左)和即将出院的患者合影。受访者供图

“患者出院我看到了他们的笑脸,和医护同行并肩战斗,我收获了情谊,卖力感控的老师怕我熏染细心指导做好防护的每一道法式,在抗‘疫’一线,感受自己天天都在发展。”崔俊说,她已经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事情和生活中的她阳光、善良、可爱,特别招人喜欢。她对患者无微不至,患者也能从她身上获得许多温暖。”这是崔俊的同事对她的评价。

现在疫情已经逐渐获得控制,想到疫情竣事后的日子,这位“95后”女人说,“竣事以后最想吃暖锅和肯德基。”

新京报记者 曹晶瑞 通讯员 岳清禹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何燕


平谷区 崔俊 稻地 武汉

文章推荐:

农资有保障 平谷果品产销重镇春耕忙

最全攻略!南昌这些地方恢复开放!赶快收藏

马腾和董卓是什么关系,谜底并不像演义中那样

宝石印象怎么样 宝石印象房价

最新!南通市区686个小区房价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