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邵工作室”专治新居民“疑难杂症”

社会 · 2019-08-11 10:30:00

  “小邵啊,要是没有你,这事不知道还要僵持多久,太感谢你们了。”日前,在濮院镇永乐村新居民自治工作站——“小邵工作室”内,安徽人杨某拉着调解员邵齐斌的手,一脸感激。

  原来,一个月前,杨某的装修公司在为濮院镇凯旋路与九龙港交叉口的一居民楼装修时,往上运送物料的吊绳意外断裂,吊车直接从三楼坠落,砸伤了路过的环卫工人徐某。徐某随即入院接受治疗。

  在接受治疗的一个月内,徐某拒绝接受调解,并要求杨某赔偿16万元,这让杨某犯了难。也就在这时,杨某想到了同为安徽老乡的邵齐斌,忙向“小邵工作室”发起了求助。

  经过交流,邵齐斌得知徐某老家位于安徽皖南地区,随即在安徽老乡的微信群内找到了与徐某同一地区的老乡苗某。在徐某出院后,邵齐斌召集杨某、徐某和苗某一起前往“小邵工作室”,以地区两两“分组”,做起了思想工作。最终,徐某同意杨某只需承担治疗费用及日后的营养费用共计37000元。

  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在解决新居民矛盾上派上了大用场。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濮院吸引了大批新居民来此务工、定居。人多了,矛盾的产生在所难免。在调解过程中保证“一碗水端平”,促进新老居民和谐共处,是濮院司法所在开展调解工作中始终秉持的理念。

  濮院司法所所长张兴强坦言,在产生矛盾纠纷时,若遇到其中一方或者双方是新居民的情况,一些新居民对本地籍的调解员或多或少会产生一些不信任,认为本地调解员会袒护本地的居民和单位,这种想法也确实给矛盾纠纷调处工作带来了难度。

  为了扭转这一局面,2018年3月,濮院在各村(社区)成立了新居民自治工作站,在19个新居民聚集区成立新居民自治工作联络点。其中,永乐村目前登记在册的新居民有近4万人,户籍人口仅4000余人,新居民人口比例在全镇排名靠前,且作为永乐村综治队副队长的邵齐斌,不仅调解矛盾的经验丰富,也是桐乡市28名新居民联络员中的一位,可以说,在永乐村开展新居民调解新模式的试点工作,具有代表性和可行性。

  就这样,今年年初,“小邵工作室”在永乐村正式成立,工作室内目前有15名调解员。

  “这15名调解员分别来自永乐村的5个网格,在各自网格的村民心里具有一定的信服力和威望,而且都是不同籍贯的新居民。”张兴强说,借助“老乡效应”,邵齐斌及工作室其他成员已成功化解矛盾20多起。

  “小邵工作室”不仅把新居民调解工作做得有声有色,还承担着法治宣传、法律服务、隐患排查、新居民党建等多项职能。平日里,他们还经常走村入户,了解新居民的工作生活情况,帮老乡们排忧解难。

  今年年初,“小邵工作室”的新居民信息收集组在开展农民工工资欠薪排摸过程中了解到,永乐村新居民聚集区红星新村88号加工点老板拖欠17名员工工资,金额高达18万元左右,但老板已经逃逸。为此,邵齐斌专门寻访了该加工点的员工,但这17名新居民员工已经放弃讨薪,各自去别处找工作了。

  看着这些自五湖四海来濮院务工的新居民,邵齐斌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下定决心,要为大家讨回血汗钱。经过一番周折,邵齐斌终于召集齐了十几名新居民,并正式向桐乡市劳动局申请立案,最终为大家要回了工资。

  “‘小邵工作室’是濮院在探索‘以新调新’机制中的一次有益尝试,各方面条件成熟后,我们还计划建立一个镇级层面的新居民服务工作室,将分布在村(社区)农民新村、企事业单位中有威望的、热心的新居民及商会协会会员纳入到该工作室,与全镇的调解委员会深度融合,形成联动。”张兴强说。


小邵工作室 专治 新居民 居民 疑难杂症

文章推荐:

山西旅游业:用心耕作 静待花开

“无人值守爱心柜”亮相京城商场,致敬“疫”线事情者

耀州锦阳路街道中心小学宋家瑶:因为疫情,所以距离变了

疫情伸张 意大利北方封城后,英外洋交部的建议受到质疑

137万人为深圳警员打call,逾3000条留言见证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