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青梅竹马,是友谊还是恋爱?

娱乐 · 2020-08-02 19:03:29

俊,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我们从小到大没有红过一次脸,我们的衡宇挨着衡宇,仅仅一墙之隔。甚至小的时候,邻人会开顽笑说:我们长大后肯定是一家人,到时候那笔墙就直接推掉。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玩过家家的游戏,我总是扮新娘,他则是新郎;我扮孩子的“妈妈”,那他就是孩子的“爸爸。”

我们家门外有一个鱼塘,到了冬季打鱼期,就会放干鱼塘的水。而此时的鱼塘就成为我们俩的游乐所,我们在鱼塘里挖稀泥,然后用稀泥搓汽车、汽船,有时还用泥巴造屋子。俊的想象力很富厚,动手能力也好。他不停用泥巴制作屋子的模型,还要用泥巴造田、造西瓜地、造看瓜人,我则在旁边当他的小助手。一般,我们在泥塘里能玩上好几个月,一直到鱼塘再次蓄水。

春天,我们会一起放鹞子,他的鹞子永远飞得最高,而我的鹞子,从来都没有飞上过天。春天,我们会一起去摘野花,满山遍野的野花,美不胜收。我们喜欢把野花扎成圈戴在头上。我们还会一起玩捉蜜蜂的游戏,经常会被蜜蜂蜇伤。我记得有一次,他被蜜蜂蛰的嘴巴肿的像火腿肠,这让我乐了好几天。

到了夏天,我们会一起去偷西瓜,固然只是小孩儿淘气的那种。因为我们小时候能玩的项目不多,所以总喜欢到人家的西瓜地里去捣乱,而每次我们都是提心吊胆的去干“坏事”,我记得有一次乐成的偷了一个又大又圆的西瓜,我们气喘呼呼的跑回家,看着大西瓜,不知道该怎么办?不敢吃,又舍不得扔。看着大西瓜,我俩既然哭起来,最后,还是我们家长把西瓜钱给西瓜人送去,然后我们两一家分一半,可是至此之后,再也没去偷过别人任何工具了。

到了秋天,我们会在秋收后的稻谷田里,玩稻草人的游戏、玩捉迷藏的游戏。

我们就这样一起玩、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年事越大,在一起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上了初中,我们不再相同的班级了,在学校只能偶然碰上,可是每次碰上,纵然不说话,也能会意一笑。等到周末回家,两人在黏在一起,玩着一些小时候的游戏。我们还是喜欢玩泥巴,还是会去摘野花。因为学习结果的差别,我们的高中便不在同一所学校,我们一个月才气遇见了。可是,我们并没有因为分开时间长了而发生隔膜。每个月晤面一次,我们仍然会促膝而谈。谈自己的理想,谈自己的学校,谈自己的班级,谈自己的同学。高中,我们已经是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年事了,可是我和俊,我们的情感却依然如初,洁净如初。他的结果不是很好,再加上青春期的叛逆,所以他跟他的妈妈也发生了矛盾,他把他心田的痛苦、压力统统的告诉我,我每次就给他打气,给他加油。所以,我们像哥们儿一样,我们从来不因为性别而避嫌。这也给我们遭来了那些长舌妇乱搅舌根,说我们俩在谈恋爱,说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妈妈让我注意女孩子形象,我不乐意的说:“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而他妈妈更是神回复那些人:“如果,真能成我儿媳妇,那是我们的福气。”对于这些蜚语蜚语,我们俩坚信事实胜于雄辩,坚信坐得端行得正。

到厥后,我们的距离就更远了,我上大学了,他高中都没有结业,就开始去打工了。我读大学的时候,他用自己第一个月的人为买了礼物送给我。而且送给我qq号,那时候,我就靠着qq号一直保持联系,而这个qq号我也一直用到了现在。大学结业,到场事情后,我恋爱了,我把他先容给我的男朋侪,告诉男朋侪:“这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们一起长大的。”固然其时的男朋侪也就我老公了。我出嫁的那天,他是我的外家人,他送我上花车,他告诉老公:“好好照顾她!”,我上花车的时候,拥抱了他。他对我说:“一定要幸福!”。我生宝宝,他第一时间赶回来,看我的宝宝。

第二年,他也完婚了,他完婚的那天,我陪着他去迎接的新娘。我把他的手交到新娘手里,告诉新娘:“放心,他会一辈子对你好的!祝你们幸福!”在他们举行拜堂仪式之前,我们最后拥抱了一次,没有说话。可是,我们知道,我们的青梅竹马的情谊,青梅竹马的友谊,就此圆满的竣事了。因为,我们有了各自的家庭,我们已经长大了。

“青梅竹马,青梅竹马,”这份洁净、优美的情感将会是我们一生的回忆。我们的童年、我们的少年期、我们的青春期,因为我们相互陪同,所以我们未曾孤苦。现在我们都有了自己依靠的人,所以,我们的情感成为了我们的故事,我们的优美回忆。

今天,我记载下这份情感,是希望等到耄耋之年时,再逐步品味!


西瓜 我的 自己的 他的 鱼塘

文章推荐:

中信银行“踩雷”池子与笑果文化纠纷 致歉背后或涉嫌犯罪?

《乘风破浪的姐姐》万茜这是真的翻车了 完全撑不住人设

一起买更优惠《生化危机2+3重制版》上架PS港服

乘风破浪的姐姐们第六期完整版在线寓目

乘风破浪的姐姐代言黑鲨3S:7月31日公布